官方微信

关注官方微博
查行情、看资讯

学习天地

【专访第10期】陈星星

作者: 时间:2016-09-22 点击: 转贴自:

深圳市阳光家庭综合服务中心5周年专访

专访嘉宾:陈星星

嘉宾简介:

台湾暨南大学社会政策与社会工作系 博士在读,2008年从事“阳光家庭”项目社会工作专业服务,直至阳光家庭转型升级为机构,是大陆最早的一批专业社工之一,擅长妇女儿童家庭及社区领域服务,曾荣获深圳市优秀社工督导,三八红旗手等荣誉。

 

 

 

与阳光家庭的渊源

 

08年初,深圳开始了大规模的岗位购买社工模式,跟一个个零散的社工岗位不同的是,作为用人单位之一的妇联,将它所购买岗位社工统一以项目的方式进行运作,星星督导正是其中的一员。可以说,她见证了阳光家庭由一个服务项目变为一个机构,自己也在阳光家庭中一步步从一名一线社工到督导助理再到督导,不断成长,一直扎根于妇女、儿童、家庭领域。

阳光家庭从项目到机构发生转型之时,星星也面临着要不要加入到这个新的机构中来的难题,“在各方告诉你形式不可逆的情况下,一个项目要变成一个实体的机构,你是要继续跟随你原有的项目呢,还是要归属回原来你的机构”,这样的选择并不容易。“当时是从三个方面考虑,一个是大的环境,一个是组织层面的环境,还有一个是我个人的选择”,星星说道。从深圳的大环境来说,当时深圳社工的整体发展是岗位向项目转变,并且在社区成立社区服务中心。作为服务来讲,阳光家庭最初就不太一样,以项目的形式来运作,大家形成一个工作团队,由项目主任带领高效的完成各项工作,“我觉得可以自豪的说,现在深圳社区服务中心的雏形,前身就是阳光家庭之前的服务”,因而按照星星的理解,她觉得阳光家庭转型也是政策导向的必然。从组织层面来考虑,以前的项目是妇联作为用人单位,向各个机构购买社工成立项目团队,星星作为团队一样,原先是社联的一员,为了在深圳大范围建立社区服务中心的大环境下依然保留原来特色的项目品牌,成立一个新机构来运营这个品牌就成为妇联的首选。最后从星星的个人选择层面来看,08年开始就一直做着这个项目让她与团队,与服务对象都产生深深的感情,项目从无到有,并且慢慢发展成为品牌,星星在中间都付出了很多,因而在最后的选择上,情感的归属占了更多成分。项目成为了实体机构,不同机构的伙伴汇集到一起也需要磨合,大家开始不仅只考虑服务,还需要进行内部团队的整合,思考如何从一个组织的层面来继续运营项目,“于我自己而言那是一段不容易的时间,但是我也感谢这段时间,因为会让我有很大程度的成长,磨砺很多”,可以说,这个选择过程对星星来说算是一个转折,挑战与机遇并存。

 

                           

 

八年社工路,既有磨砺,也有收获

 

细细算来,星星在社工领域已经服务了有8年的时间,她将这8年的时间分为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单纯做服务的阶段,在未转型前,尽管是岗位购买,但是星星幸运地在一个团队中以项目的形式踏踏实实的做着实务工作,伙伴之间互相支持,香港督导每周实地到工作岗位中,一步一步的指导。多大的机会就对应多大的责任,星星这样向我们描述,尽管辛苦,却也乐得其所,“虽然我很年轻,很多事情我不知道,可是你还是很有动力,很有热情去做事情”,这是星星职业生涯的第一个阶段,单纯地做着实务,在一线服务中寻找乐趣。之后,星星很快就成为了景田点的负责人,同时兼顾实务与管理的角色。当时海报是手绘的,没有电脑,办公设备都十分简陋,但是面对各种指标压力,她与团队的小伙伴们一起齐心协力,加班加点地快乐工作,因而被大家亲切地称为“大管家”。

第二个阶段是星星成为督导之后的一段时间,身份的转变让她从原来更多的在一线服务变成需要带领一个团队,培养人的责任变得更重了。星星向我们描述她以往的性格时说“有些时候我没有那种很亲和的领导力,比较多时候都是严厉的领导风格”因而,对于她而言,做督导反而是一个更大的挑战。“你不是盯着你自己的服务做得好不好,你要考虑怎么样让同事发挥他们的能力来把服务做好,你要让他们去明白,让他们去成长”。在面对成为督导的挑战之时也正是阳光家庭转型之时,可以说在这个时间段内,在星星的身上重合了很多不同的变化,不仅要自己适应好,也要让一大批转到阳光家庭的新同事们在适应好新环境的同时继续做好服务并且星星还要兼顾机构的组织发展,与伙伴们一起思考作为NGO存在的独立组织未来的路在何方,这些都是她以前单纯做服务期间从未考虑过的事情,用星星的话说“这段时间让我磨砺的不是专业能力和专业技巧,很多时候磨砺的是我的个性,磨砺的是我为人处世的态度”。

 

坚持社工信念,坚定社工之路

 

在星星看来,社工圈子与其他行业是完全不同的,对社工价值理念的认同让她一直在这个行业坚持着,“就是中了这个毒呗”星星笑着跟我们形容到。在她的概念中,价值理念并不单单是要平等要尊重,而是在社工这个行业,你真正可以用不一样的角度去思考问题,“我相信这个世界上很少有这样的职业可以让你去看世界,看人生”,大家可能都会问,哲学也教会你从多方面去思考不是吗?但社工与之不一样的是,它既教你思考,也让你实践。星星觉得社工这个行业可以不断地激发了人的潜能,“如果你想趁着你还年轻,想给自己多一些挑战,多一点成长的空间,那我觉得你可以来试试这个,它可以从里到外洗涤你,不断地刺激你,让你有无限的可能”。除了社工不一样的价值观念之外,另一个让她坚持的理由是社工这个行业不像其他职业那样,有那么多复杂的东西,“世界已经那么复杂了,就别把自己搞那么累了嘛”。每个行业背后秉持的价值观是不一样的,社工十分强调它的伦理价值,与商业模式的企业的伦理价值是处于两端的,因而所生成的规则也就完全不一样。对于个人而言,大家都是独立的个体,有自己擅长的东西,也有自己想要的东西,

星星向我们坦诚,其实最开始她进入社工行业完全是不想浪费四年所学,并且她在初次社工应聘时,招聘机构还以她的长相不够和蔼可亲为由没有录用她,不服输的她因为这句话坚定了从事社工这个职业的信念,“一入行就中毒出不来了”星星这么形容。

 

面对困惑,坚定立场

 

星星已经离开深圳离开社工实务领域有2年的时间了,2年的时间,社工行业发生了很多的变化,最大的变化就是原本的社区服务中心全部更名为党群服务中心。星星表示她十分能理解许多一线社工的心情,每个人都希望自己从事的工作能够得到别人的认同与尊重,因为如果她自己经历这个变化,也会有这样的感慨。但是另一方面,站在政府的角度,她也同样表示理解。

对于一线社工在实务这方面的困惑,星星给出了她自己的看法。她觉得很多时候,社工不能将自己窄化,将自己局限起来,尽管社工的价值伦理与其他行业存在很大的差别,但不能完全将自己与其他行业割裂开来,毕竟任何一件事物都是有两面性的,如何多发掘正面的东西,积极争取是值得大家去思考的。不管中心的名字怎样改变,称作社区服务中心也好,称作党群服务中心也好,在内地,社工行业的发展采取的就是被社会控制的角色。在西方国家,社工的发展主要跟慈善以及福利政策有关,尤其在福利国家迅速发展之后,社工也随之快速的成长,可以说,它是作为国家统治工具被纳入其中的,实际上就是扮演着社会控制的角色,只是在这中间,会有一批声音觉得作为社工不能只是为政府服务,他们的功能是要做倡导,去争取社会的公平与社会的正义,为政府服务只是社工工作的一部分,并不是全部。转而到国内,如果社工自身没有意识到自己真正是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而只是纠结于名字的不一样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你应该要想多一点社工要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有哪几种角色,哪一些角色适合政府购买,哪一些角色不适合”星星说。事实上,不管外界怎样去称呼中心或者社工,作为中心以及社工的使命、价值理念是不会变的,怎么样去契合现在的大环境,并站在更高的层面去思考未来的方向是需要的,“你思考清楚了,你有自己坚定的立场,并按照你安定的立场去做,一样可以走出你的道路来”星星说。

 

对阳光家庭的5周年寄语

 

星星认为社工的服务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直接的服务,直接面对人群的专业服务;另一类则是间接服务,更加强调行政倡导,走政策路线,旨在通过间接地方式去提各种政策建议,让更多的人获益。星星觉得就妇女、家庭、儿童的专业服务来说,妇女、儿童以及家庭都有各自的特点以及各自的需要,如何开展服务就需要社工自己首先明确两点,第一点是想要开展到什么样层次的服务;第二点是目前的环境可以提供哪些资源来开展服务。而具体到阳光家庭来看,它如何能整合有限的资源推出一两个品牌并将最精华的部分发挥出来。在做精专服务过程中,同样还会面临不同的选择,是做好治疗型还是预防型的精专服务需要机构接下来做出自己的思考,“集中优势,走出有特色的路”星星说。星星认为机构可以考虑尝试间接服务,在间接服务上,台湾确实有很多过人之处,在台湾,社工人认为自己不仅仅只是社工,而应该是社会福利输送的环节,很多台湾的机构并不做直接服务,而只专注于政策及社会倡导。对于阳光家庭,很多直接服务确实对服务对象有很大的帮助,但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会存在局限,可能一些间接的方式在某些领域的某些议题上尝试将其变成一种社会的公众教育,总而言之,能不拘泥于过去做服务的方式,在思维上拓展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