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关注官方微博
查行情、看资讯

学习天地

【三联】孤独患者—我的社工小伙伴去哪儿了

作者:阳光家庭三联社区服务中心 时间:2014-12-10 点击: 转贴自: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5NjQ3NTkxOA==&m

(撰写:刘冲亚,三联社区服务中心儿童青少年及义工领域社工)

2014年6月来到三联社区服务,毕业于贵州大学社会工作,社会工作硕士学位。内向不多话(简称闷骚)的他却有着一点文艺范,对社工行业的人员流动问题有着他独特的看法和感受,看看他是如何表达他的想法的​

    六年前的九月有这么一群人,聚集在武陵山一起拜师学艺,修炼技能,都期待着修炼有成之时出山,一起闯荡江湖,拯救黎明百姓于危难之中。他们年少气盛,他们充满激情,遥想当年,他们左手马斯洛,右手优势视角,背负三大助人方法,腰挤各种理论宝刀,心中一副助人理念,全身装备整齐,待到同窗共苦四年后,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出武陵山,没想到江湖险恶,出师未捷身先死,我们四十一名侠客,就损失了一大半,不过好在当时还有数十位继续行走江湖,行侠仗义,做着一份助人的工作。这就是我和我的社工小伙伴的故事。
    回想那四年,我们都在一起,一起学习各种专业知识,一起筹备活动,一起外出探访,每年的社工文化节是我们向外界展示属于社工的风采最好的节日。只是当时间回到现在时,毕业两年之后的我们,我不禁自问我的社工小伙伴去哪儿了,我发现他们大多有了比做社工这份工作更好的去处,他们有做公务员,银行,教师,企业的,也有下落不明的。当回到前面数十名幸存下来做社工的小伙伴时,发现里面男性们又一次的阵亡了,我也会想什么时候轮到我了。社工工作是一个群体性的工作,但每一个社工工作者是孤独着,不知道走着走着谁就会离开了。对于社工行业,有的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就真的死了;这大概是我这些年孤独的感受。
    当放弃这份社工工作,在我看来也意味着在社工生涯上的结束,这几年我渐行渐远,愈发发掘想要捡起过去一起的梦想是很难的一件事情,每当听闻又有一位小伙伴离开的时候,我也会开始观望,这种观望并不是不希望他们离开,只是期望身边的人能够同行的更长一些,我也会给予他们多一些的祝福和鼓励,也希望他们在离开这个行业的时候也能够多一些的思考,能够继续我们曾经的梦想。
    当思绪回到现实时,其实不管之前经历了多少次小伙伴的离开,我总相信会有新的小伙伴和我一起前行,我想那样子我孤独的颜色不仅仅是黑色的了。